童年时把吃螃蟹当成一种游戏 想起过去却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北晚

2019-02-05 22:58

童年时把吃螃蟹当成一种游戏 想起过去却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北晚



  “湖田十月清霜堕,晚稻初香蟹如虎。”这两句诗,自然而然让人想到大闸蟹的鲜美。

童年时把吃螃蟹当成一种游戏 想起过去却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北晚

  孩子知道我的爱好,每年都会提前张罗着网上下订单。我心里明白,那是儿子孝敬我这个妈妈的。

  网购真是方便,一个电话,大闸蟹就坐上飞机,一天的工夫就出现在我家门口了。打开包装,冰袋下,一只只青壳蟹排放整齐,随着螃蟹还送了桌布、拆卸螃蟹的小剪子等工具,周到暖心。

  傍晚时分,当一切准备就绪,厨房散发出浓郁的蟹香,我迫不及待掀开锅盖,深深地吸一口气,啊,黄里透红的大螃蟹,香醉了!

  都说深秋时节的螃蟹更肥美。打开蟹盖,那洁白晶莹、膏似凝脂的公蟹,滑润油腻得如同肥肉,真有点要糊住嗓子眼儿的感觉。再看那些母蟹,颗粒紧簇鲜艳的蟹黄,饱满得让你无从下口。蘸着酸甜的姜汁,嚼在嘴里甘美鲜香。解馋又过瘾。

  品着黄多油满的大闸蟹,忽然一丝悲绪涌上心头——要是妈妈还健在,该有多好!

  说起来那是童年的记忆了。我的母亲虽生长在北京,但祖籍江浙,所以还是“遗传了”对螃蟹的情有独钟。每到秋时,凡听到西四鱼店要来螃蟹的消息,我妈一准儿要派我们先去排队。当我们买回来满满一桶大大小小的螃蟹时,看得出母亲脸上由衷的微笑,哥姐们也陪着高兴。当然也包括年龄还小的我,跟着傻乐。那时虽说螃蟹便宜,可在普通人家也算奢侈品了。但我们都知道,母亲在家最辛苦,里里外外一把手,每年也就能满足她一点小愿望,不为过。

  看着桶里上下蹿动的螃蟹,哥哥端来大洗衣盆,把螃蟹倒在里边;母亲教我用毛刷子给它们每个洗洗澡,顿时螃蟹露出了青亮的外壳和毛茸茸的大钳。最后换成浅浅的干净的水,就派我看着它们。我当然高兴得不得了。可谁想到它们可没有我听话,一个个瞪着滚圆的小眼睛,嘴里吐着密集的大小泡泡,争先恐后,哗啦哗啦地横着往外爬……我只能忙不迭地拿一只小棍给它们扒拉回去。一不留神跑出来一只,我就赶紧搬救兵“妈妈,妈妈”!不一会儿,我就看腻了。母亲只好再把它们倒在一个带盖的大蒸锅里,留一点小缝透气,就这样它们也毫不放弃,仍然不间断地露出带毛的蟹爪,寻找一线出逃的希望。有时它们之中会有一两只特别小的钻出来,我就让妈妈用小线拴住它的小钳子,一头拴在椅子腿上,让它们自由玩耍。可没一会儿它们就鬼机灵地挣脱绳索,不知跑到哪儿去了。等其他螃蟹都被吃完好几天,屋里的蟹香还没散尽,小蟹娃有气无力又现身了。

  傍晚,一家人都回了家,桌上摆上妈妈切的细细的姜末和一大碗糖醋姜汁。炉灶上满满一蒸锅螃蟹正稀里哗啦接受热的洗礼。等躁动的螃蟹慢慢地悄然无声,屋子里满满散出蟹香,我们围坐在方桌前期待着!待看见母亲端上热气腾腾的螃蟹,我们高兴得又不知从何下手了。

  我最欣赏的是妈妈,她那灵巧的双手娴熟地一边拆着红壳的螃蟹,给我们做着示范,一边还耐心地回答着我们的问题。把我们都安顿好了,母亲才顾得上自己。

  那时我就是跟着起哄的,按母亲的话说,“都给浪费了”。所以,尝过两个母亲给我的蟹黄,我就一边玩蟹钳子去了。父亲不善于吃螃蟹,也早早就退席了,可能是故意让母亲多享用吧。看到母亲这天晚餐时间能清闲下来,不再在缝纫机前低头绣花,我特别高兴。锅里的螃蟹还在冒着热气,母亲吃得津津有味,看她每次把蟹黄浇上姜汁,我都替她陶醉。辛苦一年的妈妈,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润,微笑的酒窝显得更柔美了。和孩子们一边吃一边说笑,好像她一年的疲劳都解除了。

  不一会儿,桌上的空壳越堆越多,我跑过去细瞧,当然是妈妈吃的那堆最干净,她能够把每个蟹腿里的肉都掏得一丝不剩,壳还是完完整整。我好佩服妈妈。当一年一次的全家蟹宴接近尾声,母亲会把剩余的姜汁沏成红糖水,爱吃甜食的我,会赶忙跑过去喝上一碗。微辣酸甜,立刻感觉全身都热了,额头还微微沁出了细汗珠。

  那时全家一起吃螃蟹的情景,就如同过年一样,伴着最后一只螃蟹的消失,母亲不舍地缓缓站起身来。好像,又在寄望来年的入秋吧。

  一晃几十年,如今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改变,我早已经做了母亲。现在人们都讲究吃大闸蟹了,不出家门,想吃就买。虽然价格比过去不知翻了多少倍,但在老百姓的餐桌上时时能见到了。

  桌上,孩子还在耐心地陪我吃螃蟹,他哪知道,我的心里,这期间已经过了一场“电影”,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岁月磨砺,母亲过早地去了“天堂”,不知那边有没有螃蟹吃……

  母亲腌制的“腊八蒜”,不仅味道脆爽,而且跟招贴画里的一样,瓣瓣白中透绿犹如翡翠,就饺子吃可谓一绝。母亲在世时,每临近腊月,她老人家便开始了忙活——先招呼四弟把家中攒的各种空瓶子收拾出来,挨个儿用温水洗刷干净,再瓶口朝下逐一码在窗台晾干;然后

  近日,G15沈海高速往宁波方向宁海南收费站附近发生的一起小货车自燃事故令吃货心疼不已——4000斤螃蟹被烤熟。当日凌晨2点多,高速交警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去救援。 现场,一辆舟山牌照的小货车冒着熊熊大火。待消防部门将火势扑灭后,人们发现车上运载

  母亲是四川人,擅川菜。她烹制的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米粉排骨、麻婆豆腐,令人百吃不厌。然而,最让我没齿难忘的,是母亲于危难之时,呕心沥血为我做的救命“回锅肉”。 作者:王亚果 母亲的“回锅肉” 插图 王金辉 那时,我不幸患了被视为“富贵病”的

  法国人在2016年推出上海版“米其林指南”,永福路200号的雍福会榜上有名,吃货们都知道这两颗星的殊荣意味着什么。2004年,法国总统希拉克访问上海时,他夫人就去过这里,从寻访美食的角度看,她比米其林美食侦探早了十年。 作者:沈嘉禄 宋代人

  戴爱群先生真是能折腾,总喜欢干些费力不讨好的事。 汪朗 《左持螯,右持杯》 戴爱群 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 前两年,他复原了梁实秋、唐鲁孙笔下一些民国年间的北平菜品,并将复原过程和操作要点写成了一本书,《先生馔—梁实秋唐鲁孙的民国食单》。

  雨晴篱菊初香,人言此日重阳。回首凉云暮叶,黄昏无限思量。——清代·纳兰性德 史锦萍 宋溪 制图 有年事已高的老妈,逢年逢节,回娘家是必然的。 88岁的老妈和弟弟生活在一起。上半年她进了趟“ICU”,虽然抢救及时,但无法抗拒的“阿尔茨海默症”

  农历的九月九日是重阳节,谷熟果繁,秋高气爽,是大快朵颐的好时候,以前的人讲究在这一天喝菊花酒、吃重阳糕,可是如今菊花酒已经很少见,只能以黄酒、白酒、红酒暂代,各种高糖糕点似乎也不再流行,倒是吃螃蟹成了一大讲究。少有人知的是,吃螃蟹可谓最晚汇

  秋风起蟹脚痒,捆蟹大妈生意忙。 阎彤 摄 平均一天能捆3000只螃蟹,一个月工资有1万多元 在杭州凤起路一家大闸蟹专卖店里,郭玉花一手拿蟹,一手拿香草,手口并用,速度飞快,平均1分钟左右就能捆绑好3只大闸蟹。店里像她这样的资深捆蟹阿姨还有好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24日带着三个月大的女儿妮夫·蒂阿罗哈·阿德恩·盖福德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一场会议。这是首次有女性政府领导人带着宝宝参加联合国大会。 新华社供图 阿德恩当天带着妮夫·蒂阿罗哈进入联合国大会会议厅,出席纪念南非前总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